哈尼族有个小伙子叫阿朱尼,他在财主松门家干了三个月的活,却一个铜钱也没得到。阿朱尼想,血汗决不能白流,得想办法讨还这笔工钱。
一天,松门一家正在喝酒时,阿朱尼到桌前说:“老爷,你桌上的肉这么多,能不能让我尝尝香昧?”
“吃肉可以,把钱拿来。”松门伸出手,向阿朱尼要钱。
“钱,我身上没有。不过,我有一颗祖传的宝贝值几万块钱呢!”阿朱尼说得十分认真。
松门笑着说:“来,先坐下吃酒吃肉,吃饱以后再去拿吧!”
当阿朱尼饭饱酒足之后,松门逼着他去拿宝贝。
一会儿,阿朱尼用一块破红布包着指头大的一团雪白的糯米粑粑走来。“老爷,你可不要动手抢呀,弄丢了,你要赔!”说着,轻轻地掀开红布,把那团雪白的糯米粑粑露了一下。松门看见那雪白的圆珠子,真以为是一颗无价之宝。刚伸手去拿,阿朱尼的手一抖,糯米粑粑掉在地上,被旁边一只白公鸡吃了。阿朱尼装出一副又急又气的样子说:“老爷,你把我家祖传的宝贝弄丢了,你得赔!”
松门说:“那宝贝在鸡肚子里,丢不了。”天黑以后,鸡一只跟一只地进了鸡窝。松门把吃下“宝贝”的白公鸡留在窝里,另外抓一只白公鸡提到阿朱尼面前:“你的那颗宝贝就是这只公鸡吃的。好,连鸡也给你了。”
阿朱尼说:“我只要我的宝贝,不要你的鸡。”
松门说:“我碰掉了你的宝贝,我也有责任。这样吧,你把鸡抱回去,我再送你30
块银元。”他想,反正吃了宝贝的鸡关在鸡窝里,出30
块银元买一颗祖传宝贝,太便宜了!
阿朱尼接过银元,心想:这三个月的工总算没白干。他抱着鸡走了两步,又说:“老爷,这钱和鸡我先拿回去,不过得把话说明白,如果鸡把宝贝屙出来了,这30块钱我一块也不要;要是宝贝屙不出来,你仍然得用你的财产赔偿我的宝贝。”
松门又掏出20 块钱递给阿朱尼:“说定了,这50
块钱算我赔偿你的,宝贝你只能问那公鸡要,鸡不屙宝贝我也不负责任。”
阿朱尼手里抱着白公鸡,兜里装着银元,轻松愉快地下了松门的竹楼。

哈尼族有个小伙子叫阿朱尼,他在财主松门家干了三个月的活,却一个铜钱也没得到。阿朱尼想,血汗决不能白流,得想办法讨还这笔工钱。
一天,松门一家正在喝酒时,阿朱尼到桌前说


哈尼族有个小伙子叫阿朱尼,他在财主松门家干了三个月的活,却一个铜钱也没得到。阿朱尼想,血汗决不能白流,得想办法讨还这笔工钱。

·上一篇文章:背白拉白·下一篇文章:扎穆里姑娘

一天,松门一家正在喝酒时,阿朱尼到桌前说:”老爷,你桌上的肉这么多,能不能让我尝尝香昧?”

“吃肉可以,把钱拿来。”松门伸出手,向阿朱尼要钱。

“钱,我身上没有。不过,我有一颗祖传的宝贝值几万块钱呢!”阿朱尼说得十分认真。

松门笑着说:”来,先坐下吃酒吃肉,吃饱以后再去拿吧!”

当阿朱尼饭饱酒足之后,松门逼着他去拿宝贝。

一会儿,阿朱尼用一块破红布包着指头大的一团雪白的糯米粑粑走来。”老爷,你可不要动手抢呀,弄丢了,你要赔!”说着,轻轻地掀开红布,把那团雪白的糯米粑粑露了一下。松门看见那雪白的圆珠子,真以为是一颗无价之宝。刚伸手去拿,阿朱尼的手一抖,糯米粑粑掉在地上,被旁边一只白公鸡吃了。阿朱尼装出一副又急又气的样子说:”老爷,你把我家祖传的宝贝弄丢了,你得赔!”

松门说:”那宝贝在鸡肚子里,丢不了。”天黑以后,鸡一只跟一只地进了鸡窝。松门把吃下”宝贝”的白公鸡留在窝里,另外抓一只白公鸡提到阿朱尼面前:”你的那颗宝贝就是这只公鸡吃的。好,连鸡也给你了。”

阿朱尼说:”我只要我的宝贝,不要你的鸡。”

松门说:”我碰掉了你的宝贝,我也有责任。这样吧,你把鸡抱回去,我再送你30
块银元。”他想,反正吃了宝贝的鸡关在鸡窝里,出30
块银元买一颗祖传宝贝,太便宜了!

阿朱尼接过银元,心想:这三个月的工总算没白干。他抱着鸡走了两步,又说:”老爷,这钱和鸡我先拿回去,不过得把话说明白,如果鸡把宝贝屙出来了,这30块钱我一块也不要;要是宝贝屙不出来,你仍然得用你的财产赔偿我的宝贝。”

松门又掏出20 块钱递给阿朱尼:”说定了,这50
块钱算我赔偿你的,宝贝你只能问那公鸡要,鸡不屙宝贝我也不负责任。”

阿朱尼手里抱着白公鸡,兜里装着银元,轻松愉快地下了松门的竹楼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